位置是:主页 > 新闻中心 >

本想结婚前打个美容针,结果孩子没了,自己丑

 

南京医科大学友谊整形外科医院郑重提醒所有爱美人士,不管是做什么美容整形项目,哪怕再小,也要去正规的医院做。切勿听信江湖游医!!

本想着结婚前做个面部微整,然后美美地与爱人牵手步入婚姻殿堂,可假美容针剂却令濉溪县两个女孩付出了惨痛代价。小申和小孟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张某发布的整形美容信息,在其介绍下,二人由自称是整形医生的潘某做了微整。没想到术后第二天,两人均出现了牙齿酸痛、下巴青肿、头疼等不适反应。之后,脸上还出现了硬块,且没有好转的迹象。经检验,两人被注射了假的美容针。
 
打完美容针脸肿了小申和小孟是好姐妹,两人还合伙开了一家服装店。爱美的小孟想要脸小一点,马上就要当新娘的小申更是希望能美美地出嫁,就通过微信广告联系了张某。2016年1月26日,“整形医生”潘某带着美容针剂来到了两人的服装店内,首先为小申注射了六针玻尿酸。
 
随后又给小孟注射三针玻尿酸。张某在一旁说,脸再小一点更好看,打一针瘦脸针就可以有这样的效果。小孟听后很心动,当即决定再打一针瘦脸针。较后,二人共支付潘某8000多元费用。
 
第二天,小申和小孟均出现了牙齿酸痛、下巴青肿、头疼等不适反应。二人来到潘某的工作室,潘某表示这是正常现象,不必太过担心,过段时间就会恢复。过了一段时间,二人的脸部不仅没有好转的迹象,又分别出现硬块。她们向多家美容机构咨询,得知可能是打了假的美容针。之后,她们又赶到淮北市人民医院就诊,医生建议她们到更好的医疗机构检验。心急如焚的二人分别奔赴上海、北京的大医院,得到的结果是,如果取出肿块,皮肤会凹陷下去,变得更难看,极有可能导致面瘫。
 
此时,二人已没有了较初打针时的“大胆”,不愿轻易接受手术,再联系潘某时也已打不通电话。
 
小孟说,注射针剂后她就怀孕了,结果检查发现是死胎。小申怀孕后,也检查出胎儿畸形。她们表示,妇产医生对此答复为,可能是接触了不良化学物质造成的。二人怀疑与之前注射美容针有关,便再次联系潘某,电话依然是关机。
 
无奈之下,二人商定由朋友任某假装自己要做整容,微信邀约张某,意欲抓住潘某为二人讨个说法。随后,任某通过微信联系了张某,但因潘某在外地,张某改约周某夫妇为任某注射美容针整形。2016 年1 月29 日,周某夫妇二人携带药品,与张某开车来到濉溪县濉溪镇一饭店附近。刚一露面,就被等候多时的小申和小孟扭送至濉溪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对周某携带的药品检验后,认定其中一瓶全英文外包装,译名为“A 型肉毒杆菌毒素”的药品为假药。
 
濉溪县人民检察院以周某夫妇涉嫌销售假药罪移送至法院审查起诉。今年2 月13 日,法院以周某和妻子犯销售假药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潘某在得知小孟和小申出现不良反应后,闻声关店逃窜,后归案羁押于看守所。其间,潘某家人代潘某与二人达成调解,赔付二人共计9 万元。另外在潘某的住所内,搜到多支疑似药品,经淮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均为假药。近日,潘某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起诉至濉溪县法院。共犯张某被公安机关以涉嫌销售假药罪移送至濉溪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案件正在审理中。

原文地址:http://www.zxmrzn.com/xwzx/671.html


相关推荐: